岳阳市人大网   
  您现在的位置: 岳阳人大网 > 文苑 > 文园 > 正文
我 的“官”父 亲
作者:孙学清    文章来源:临湘市云湖街道人大工委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21/3/2    
  •     我的老家在湘北长江边一个偏远农村,已近五十年党龄的父亲是个地地道道农民。听说父亲的入党介绍人之一,还是当时在大队蹲点的乡派出所所长自己主动要求的。在我童年的记忆中,父亲也个很有威信的“官”。父亲能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光荣地加入党组织,估计也借力于生产队长这个“官”的平台了。    
        从懂事时起,我就记得每年春节前夕,我家所在的第二生产队总是雷打不动要集体组织社员干塘捉鱼弄点福利的。每到这个时候,一些胆大的小玩伴不是趁大人不注意,偷偷下到刚抽了水的鱼塘边捡鱼,就是抢着到大人们刚捡过鱼的地方寻“沉脚鱼”(大人们初捡漏掉的鱼),其实按规矩是不允许捡的。每次“羡慕”地观玩伴下塘捡鱼,我是不敢前行参与的,我不是怕水或担心深陷淤泥不安全,而是惧怕时任生产队长的父亲严厉责备的目光。
        我上小学三年级那年,从生产队长抽调到大队采石场负责的父亲,因公负伤手脚致残还躺在病床上疗养,却又被生产队社员们重新选为生产队长。随着父亲党龄的增长,父亲在生产队长(村民小组长)岗位上一干就是几十年。小时候我家境是很贫穷生活很困难的,家里根本没有条件购买口杯、开水瓶等这些等同奢侈品的,但又家里经常使用的这些物件,全部都是父亲在工作中所获得的个人奖品。每次我拿着印了“奖”字的口杯,故意炫耀着站在家门口喝茶或假装漱口时,也着实让邻里同伴羡慕。我常想,作为一个外村人,父亲能在这个组“官”上干这么久,而且群众基础好,应该是很不容易不简单的。
        父亲也是位喜欢操心想事的人。虽卸任村民小组长这个“官”多年了,虽我们兄弟均反复叮嘱不要他再想村组的事和操屋场的心了,但年迈的父亲还是一如既往很难改变。有一次,我去老家镇政府办事,镇党委书记特意告诉我,讲我父亲刚才还在政府。我心一急,生怕父亲给政府给领导添麻烦,谁知党委书记忙笑着解释,并夸奖父亲在水利设施整修方面,给党委政府提了很好的建议。回家路上,我忙打电话提醒责怪父亲,谁知父亲却很高兴地告诉我,他正接待已亲临现场解决问题的镇党委书记,父亲笑声中充满着激动、欣慰和几分成就感。
        由于母亲身体一直不太好,加之我们五兄弟相继不是在省城经商立了足,或外出打了工,就是在县城参加了工作,均纷纷成家立业离开了老家,一生勤劳担心责任田撂荒的父亲,几乎是一个人挑起了二十来亩责任田耕种和家里的重担。有一年,在我们兄弟们的强烈要求下,转了几亩田出去的父亲,见别人耕种时杂草丛生土地结块很是痛心,于是第二年又将责任田要了回来。如今耕地、播种、打药、收割等基本都实现了机械化,比以前耕作起来简单方便轻松多了,已逾八旬的父亲更是舍不得把责任田让给别人耕种了,这也是我们后辈多年来一直担心父亲身体害怕他过分劳累的一块心病。
        父亲成“名人”了,乍听不信,但很快通过地方电视和党报得以验证。原来,在平时,父亲不仅将老家庭院打扫得干干净净,东西摆放得整整齐齐,近几年来,还主动带领邻里乡亲自力更生开展新农村建设和改善人居环境,整个屋场绿化、美化、亮化和道路硬化等基础设施不断完善,村容村貌和屋场民风明显改观。老家房屋墙上挂的党员示范户、清洁户、十星户、文明家庭、平安示范家庭等牌子也明显多了起来,相继吸引来了临湘甚至省、市相关新闻媒体的采访报道,父亲自然而然也就成了媒体争相采访的对象。当然,屋场乡村振兴的浓墨重彩带来的宜居,也给我们这些“游子”多了许多回老家陪父母的理由。
        每次回老家,见父亲机械般总是忙碌不愿停歇佝偻的身影,时常想,这估计就是一名最基层农村普通党员不忘初心,砥砺前行最完美的真实写照吧!不经意间又向父亲投去敬佩的目光!

     

文章录入:岳阳人大网管理员    责任编辑:岳阳人大网管理员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湘ICP备05013214号 岳阳市人大常委会 版权所有 地址:岳阳市岳阳大道8号  

    技术支持:岳阳市人大常委会信息科 电话:0730-8788699 邮编:414000 电子邮箱:yyrdxxk@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