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阳市人大网   
  您现在的位置: 岳阳人大网 > 文苑 > 文园 > 正文
我的母亲
作者:严钦平    文章来源:华容县公安局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5/17    
  •     母亲15岁就嫁到了石伏山燕窝屋场严家,后来陆续生下了姐姐和我们四个男孩。母亲每天做事回来,不管身体多么劳累疲惫,总要拉着我们亲个不停:“咦呀,孩子们长得多像门口的几棵小树,高高矮矮,壮壮实实!”满心的喜悦溢于言表。
        母亲一生为家庭儿女们操碎了心。大跃进时期吃大食堂,一天人平只有三两米饭,大多时候只能吃红花籽草等野菜,有时只能喝水充饥。母亲常常把自己的饭让给姐姐和我们吃,她只吃野菜。大集体时期,母亲每天天没亮就出去车水、插秧、割谷、锄草,常常天黑才回来。她就靠着每天劳动16个小时挣得8分工和父亲的10分工,换来不足7角钱,将家里几个嗷嗷待哺的孩子慢慢养大。“四清”运动时,父亲为了解决家里口粮,利用一早一晚种了点菜卖,不幸被工作组划为“自发”分子,强制把家里的一张床兑现走了,我们兄弟只好睡在地铺上。春天,冬眠醒来的土皮蛇钻到地铺里,幸而被两岁半的三弟发现。为保护孩子,一向害怕蛇虫的母亲奋力将这条骇人的“爬公”打死。不久,狂风骤雨卷走了我家茅草屋的天盖,土墙壁也裂了大缝,一家人只好搬到了两间旧牛栏屋里。直到后来在燕窝屋场古樟南边做了一栋土砖砌稻草盖的两间一扑阁屋,一家人才算安定下来。
        五姊弟渐渐长大,我眼看着队里与我同龄的伢儿都读书两年了,便哭着也要上学。母亲含泪从也不富裕的娘家借来两元钱送我上了小学。后来三个弟弟也相继上学,家里负担越来越重。母亲为了筹集学费,常常鸡没叫就起床,担着100斤换一元钱的稻草,到离家10里的造纸厂卖。有时利用晚上和雨天用罾捞点鱼,在清早把打捞的鱼和园里的萝卜、白菜担上街去卖,卖完后人饿得不行,她连一碗面都舍不得吃,饿着肚子回家。有一次母亲为了早点赶回来出早工,冒着狂风暴雨往回赶,突然头晕掉进了李家湖的沟港里,幸好被一位看鸭子的乡亲发现救起。母亲就是这样为了孩子们起早摸黑,省吃俭用,积攒几角钱给我们兄弟做学费,使我们受到了较好的教育,为将来的发展打下了基础。后来,三弟从湖南物资学校毕业,分配在岳阳市工作,成为我们严家第一个国家干部。母亲为此喜得合不拢嘴,特意把家里仅有的10斤棉花弹成被絮,冒着鹅毛大雪搭车坐船到岳阳送给三弟。家里的幺弟也考上了湖南中医学院,是我家第一个大学本科生。母亲更是喜得晚上从睡梦中笑醒。
        母亲爱家爱子女,待人待集体也同样不薄。有一年生产队里更新仓库,队部决定把一万多斤谷子和一千多斤棉花暂放我家。母亲义务负起看管责任,除了经常驱赶老鼠,下雨时还把自家的薄膜拿下来盖到谷和棉花上,生怕被雨淋湿发烂。队屋做好后,谷子、棉花完好无损,村支书在大会小会表扬她。70年代初,华容一中在生产队里搞“五•七”分校,师生吃住在农户家里,我家住了三个城里学生和两个老师。母亲腾床给他们睡,帮洗衣裳,做好吃的,他们病了帮助找医生、捡药、熬药。如今这些人提起母亲还赞不绝口。
        就在我们有能力孝敬父母的时候,刚满50岁的母亲却离开了我们。那年10月的一天傍晚,父亲从冬修工地上回来,不见母亲在家,便到处寻人。后来在山上发现她倒在地上,手里还握着柴刀,鼻子里出血,满口是泥,怎么喊也不答应。我们马上借来板车把母亲拉到县人民医院,经一晚一天的尽力抢救,终究还是回天乏术。母亲在一九八七年农历十月初十下午5点离开了人世,离开了她最疼爱的孩子们。
        母亲为家为孩子奔波劳碌一辈子,却还没来得及喘一口气,就这样离开了我们!每当想到母亲布满厚茧的双手,青丝中露出的根根白发,穿着蓑衣在田间劳作的背影,甚至看到风车、石碓、剁猪菜用过的木墩……我就想流泪。
        今年是母亲离开我们整整二十年的日子。清明时节,我带着妻儿回到老家石伏山为母亲扫墓。站在熟悉的古树下,我思绪万千,脑海中缠缠绵绵回忆不尽的是母亲点点滴滴的爱,泪水模糊的视线仿佛又看见母亲在土砌草盖的老房子里忙碌的身影和慈爱的笑容。不过值得告慰母亲的是,她的孩子们都为她争了气。我以工代警到胜峰林业派出所工作,1991年通过林业公安招考,被选调到华容县公安局办公室,现在是正科级干部、一级警督,老二当了国家教师,老三是岳阳电视台记者,常想起母亲而泪水淋湿枕头的老幺,为了报答母爱,经过努力奋斗,现在已是广东一所学院的院长,成了年轻的副厅职干部。相信母亲在九泉之下应该感到欣慰了。
        母亲当年经常给屋后面的那株千年古樟驱赶牲畜、培土砍刺,还经常告诫我们,要爱惜保护古树。我们也一直没有忘记母亲这个教诲,不久前,远方的幺弟出资,在家的兄弟献计出力,将这株见证着我们家庭和整个时代变化的古樟树进行了精心培护,后来县政府予以挂牌保护起来了。如今的古樟,历经千余年,依然枝繁叶茂郁郁葱葱的伫立着,荫庇着我们。看着这株生机勃勃的古樟树,我在想:母亲不就是一株遮风挡雨的树吗?母亲为子女无怨无悔地操劳一生,困难再大也不曾倒下,担子再重也不曾放下,一心一意护育着她的孩子,让孩子们永远沐浴在温暖的母爱阳光里。
     母亲,您就是我们生命中的一棵大树啊!
文章录入:岳阳人大网管理员    责任编辑:岳阳人大网管理员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湘ICP备05013214号 岳阳市人大常委会 版权所有 地址:岳阳市岳阳大道8号  

    技术支持:岳阳市人大常委会信息科 电话:0730-8788699 邮编:414000 电子邮箱:yyrdxxk@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