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阳市人大网   
  您现在的位置: 岳阳人大网 > 文苑 > 文园 > 正文
在求助的舞台上(小说)
作者:刘浪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7/7/30    
  • 严寒的冬日,雪花纷飞。寒冷中夹杂着一股梅花的馨香。演播厅里,某电视台“温暖如春”的节目正在举行。

    “温暖如春”是该电视台联合某些大公司、大企业和社会名流及爱心人士共同举办的爱心节目,专门帮助那些困难家庭、特殊人群解困助难,助他们实现愿望和梦想。节目的举办方式是:由救助者上台诉说自己所遭遇的困境,讲述感人的奋斗经历,提出求助的愿望,并献歌一首。然后由五位评委投票表决,支持票过半的,给予一定的赞助基金,以圆求助者一个梦。

    以往上台来的,有很多让人感动的情景。有儿子推着瘫痪的母亲上来,请求为老人争取一张轮椅;有父亲推着二十几岁的脑瘫女儿上来,请求支持一架简易钢琴;有妹妹推着患白血病的哥哥上来,请求资助做骨髓移植手术的经费……这些人,背后都有让人心酸的往事,也有让人同情的艰难处境和钦佩的拚搏经历,深深打动着评委们的心。评委们根据求助者的具体情况,投上支持的一票,让他们得到应有的爱心援助。

    冯和作为求助者走上舞台时,主持人和评委们都向他投来了异样的目光。观众席上还发出了轻微议论声。显然,人们在担心,他那副模样能否让评委们找到支持的理由?

    他四十出头年纪,中等身材,五官端正,身板结实,上身穿一件燕尾服,头发梳得油光发亮,走路昂首挺胸,精神抖擞;上台时,还满面带笑,半点没有以往那些求助者的痛苦与沉闷,倒像一名上台献艺的演员。这架式让大家都觉得,他是不是走错了地方。

    今天的节目,他是第二个上场。第一个上场的是一位脑瘫女子,年近三十。虽然残疾,行动十分不便,但她通过顽强拚搏,不仅自修完大学课程,还发表了几十万字的小说作品。她请求资助一笔治疗经费,更好医治疾病。她的故事很让人感动,得到了现场观众的同情,也得到了评委们的支持。

    对比之下,冯和又能拿出什么打动评委们的心呢?他究竟要求助什么?会如愿以偿吗?这让节目主持人脑子里画出了一连串问号。

    主持人用疑惑的眼光看了冯和一眼,说:“请佳宾作自我介绍。”

    冯和站直身子,毕恭毕敬地向评委和观众鞠了一躬,对着话筒大声说:“大家好!我叫冯和,是一位曾经有过故事的人。今天来到这个舞台,我也有一项特殊的请求……”

    冯和接着介绍起自己……他是从黄土高原走出来的民营企业老板。他说,自己以前所赚的钱,全用于解决村民们的生产生活上。在企业兴旺时期,他拿出二十多万,为村里的小河流架设了水泥桥,解决了村民出行的方便;为了村民的饮水卫生,他又投资几十万元,帮助改水改厕,让大家过上了饮水安全的生活……可后来,为帮助村里引进农产品加工企业,他花了三十多万,加盟一家外地企业,准备联合在村里建分厂,帮助村民致富。可是,那次不仅没有办起分厂,而且三十多万也全打了水漂……那以后,他没再为村民办成好事,自己的企业也栽进去了,还亏欠十多万。为了还债,他又只身去上海做小本生意,靠炒板栗赚钱。如今,欠债虽然还清,可自己的右手却因长期炒板栗而落下了病,再也无法做了……

    听到这里,主持人和评委们已经明白了冯和的意思。作为一位具有奉献精神的民营企业家,如今已变为落泊老板。他今天来,无疑是请求助资金支持,好让自己能获得治病的经费。

    按以往惯例,对于这种爱心人士因奉献别人而使自己陷入困境的,评委们都给予了肯定、同情和支持。毕竟,他们曾经为别人奉献过爱。但冯和讲述的情况,却让评委们产生了疑惑:作为企业老板,为了支援家乡建设而将自己搞得倾家荡产,血本无归。这种情况,他们以前还未见过,似乎也不信服。

    有评委打断冯和的话:“你当时就一点也没考虑企业的后路?比如,至少也应该以保证企业生存的实力为前提吧?”

    “没有。”冯和摇摇头说,“我当时唯一想法就是,只要能帮助村民,就一定要倾其所有。”

    “为什么会这么做?”又有评委问。

    “就是为给父老乡亲们感恩。”冯和说,“他们对我恩重如山。”

    冯和又讲起自己和村民之间的往事。冯和刚出生一个月的时候,一天夜里,因下大雨引起山体滑坡,泥石流冲垮了他家的房子,爷爷奶奶和父母亲都被埋了。他有幸被包裹着的棉被带出了泥浆,被村民们发现,救了他一命。从此,村里有小孩的女人们轮流喂他奶水,才使他存活下来。后来,村民们又挨家挨户轮流抚养他,供他吃穿,供他上学,直到长大成人……

    冯和的故事确实感人。他与村民之间血浓于水的情感具有厚实的根基。他的倾情付出不再被人怀疑。评委们都改变了态度,向他投来敬佩的眼光。

    “就是为了报答家乡的父老乡亲,你才付出了巨大代价。”主持人用赞赏的眼光看着冯和。“同时,也就是说,你现在遇到了难以解决的困难,来这里请求资助。是吗?”

    “不,我不求资金帮助。”没想到,冯和的回答却出人意料,“我是冲几位评委老师来的。老师们都是演艺界的明星。我要请求他们给我一项事业的支持。”

    主持人这才明白过来。冯和原来是冲评委们来的。评委们又能给他什么特殊支持呢?无非是一票“支持”票吧?

    “你说不求资金帮助,还求他们支持什么?”主持人笑了一下,说,“难道要他们每人给你唱一首歌?”

    “也不是。”冯和又摇了摇头。

    “那你到底要求支持什么?”

    “就是,就是要让他们评价一下我的唱歌水平。”冯和结巴着说,“看能否办一场……个人演唱会……”

    冯和想让评委们支持他办一场个人演唱会——果然是一项特殊的请求,让大家都没想到。

     “难道……你还会唱歌?”主持人又问。

    “我唱歌是一种自学水平,都是曾经陪业务单位的人进卡拉OK时练的,没从过师。但我还是想在这里唱一首,让评委老师评判一下,看是否能得到支持。”

    冯和今天走上这个舞台的真实意图已经十分明确了,就是要评委们评定他的歌唱水平。一个人在遇到如此困境的情况下,还有如此心情,难能可贵。全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求助者献歌本来就是节目的一项程序,主持人很快答应了冯和的请求。她拿来了一架话筒,放在了舞台中央。冯和马上走过去,手握话筒唱响了一首《今夜无眠》。

    果然身手不凡。随着优美的音乐声响起,冯和很快进入状态。他那粗犷的声调,雄浑的音色,张驰有度的手式……有如音乐剧团的歌唱家一样,把所有人都吸引住了。

    随着歌声的结束,台下又响起了雷鸣般掌声。

    这下,主持人和几位评委都不得不另眼相看了。他们没想到,眼前这位落泊的农民企业家,还有如此天赋。

    按照节目规则,主持人宣布:“现在请各位评委点评和表决,是支持还是不支持?”

    几位评委交换了一下意见后,一位领头的评委发话了:“作为一位曾经的农民企业家,你各方面都表现出了让人钦佩的潜质。你的奋斗精神,大爱襟怀,还有很入道的歌声,都深深打动了我们。我们几位评委将全力支持你。不过,我还想问的是,你今天来到这个舞台,难道就是要我们确定你的演唱能力,支持你办一场个人演唱会?”

    “是的。”

    “仅‘同意支持’一句话,就能让你办成一场演唱会吗?”这时,另有评委接着说,“办演唱会是要资金作支撑的呀!”

    “这个我知道。我的演唱会虽然是村级水平,可舞台、音响、灯光、蹈具等设施一样也不能少。可这点钱,我还是能够凑上的。”冯和说,“我更知道,要想办个人演唱会,对演唱者能力的认可是十分重要的。因此,今天评委们是否支持我,就是对我这方面的能力是否认可。我只需要这一点。”

    尽管冯和说得很认真,评委们仍觉得不够真实,也不大可信。他们还是认为,冯和说只要他们表态支持是形式,其目的还是希望得到经费方面的援助。大家开始小声议论起来。

    “各位评委,你们按节目的规则要求办理,支持还是不支持,表示你们的态度。”这时,主持人看出了评委们的疑虑,忙说,“至于资金支持的问题,将规则办理。现在请评委们按键……”

    其实,评委们手中的这一票究竟怎么投,他们心中早有定数。他们觉得,无论是能力的肯定,还是资金的支持,对冯和目前来说,都非常重要。他们不约而同按下了支持键。全场又响起了热烈掌声。

    这是一个非常令人满意的结果。

    冯和激动得眼眶都湿润了。他一边向大家鞠着躬,一边大声说着“谢谢”。

    这时,根据主持人的安排,一位服务小姐将写着“三万元奖励基金”的大牌子举上台,递到了冯和的手里。这是该节目的最高资助额度。冯和接过牌子的手颤抖起来,谢谢的话也说不成句了:“谢……谢谢……”

    人们都以为,冯和所有目的都达到了。他可以满意地走了。

    可是,冯和并没有离开的意思。他又对主持人说:“在十分感谢的同时,请主持人再给我一点儿时间。我还想说两句。”

    支持有了,资助也有了,他还要说什么呢?冯和再次提出请求,让主持人觉得有些多余,也显罗嗦。她有点儿不耐烦了。这毕竟是做节目,有时间限制的呢!

    “还有什么就快说吧,”主持人催促说,“最多给你一分钟时间。”

    冯和不好意思地看了一眼主持人,忙大声说:“我要声明,这笔资助基金我不能要!”

    冯和的话,让大家再次将目光投向他。难道,他还真的就不要资金的帮助?

    “为什么?”望着冯和,主持人有点懵了。

    “我开始就说了,这次来只有一个目的。现在,我的愿望已经实现。”冯和高兴地说,“这笔钱,就请你们捐给需要的人们吧!”

    还没等人们发出惊讶声,主持人便抢着把话说白了。她确实不能给他更多的时间:“无论办个人演唱会也好,还是用于发展自己以后的歌唱事业也好……总之,这笔钱都是你的了。从现在起,支配权在你手里。”

    “好,既然主持人已经授予了我的支配权,那我就自作主张了。”冯和说着,将奖牌高高举起,大声说,“我现在宣布:委托节目组代将这笔钱转捐给刚才第一位求助者。她的奋斗精神很让我感动。她的疾病也正需要钱来治疗。”

    冯和的话音刚落,全场的观众都站了起来,雷鸣般的掌声将整个演播厅淹没……

    冯和的举动让评委们不可理喻。有评委又问冯和:“办一场个人演唱会,对于你来说,有那么重要吗?”

    “很重要啊!”

    “为什么?”

    “根据目前自己的身体状况,我已无法再资助村民,就想在村里办一场个人演唱会,帮助村民活跃一下文化生活。我的老家在偏僻的山村,村民对文化生活的需求很迫切。”冯和停顿了一下,又说,“我这次到这里来的真正目的,就是衡量一下自己的唱歌水平,是否有能力为村民们办好演唱会。”

    啊,原来如此!观众席发出一阵赞叹声。

    冯和又说:“实在说,我这么做,完全是不想敷衍着应付村民,让他们失望。”

    一位落泊的农民企业家,在自己丧失了用资金资助村民能力的情况下,竟还极尽所能,想着尽一切努力,以办个人演唱会的形式,来回报村民,而且是如此执着认真。这该是一种怎样的情怀呢?

    整个演播厅顿时鸦雀无声。主持人和评委们又一次受到震撼。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竟一时说不出话来。

    主持人看看墙头的挂钟,时间又过去了五分钟。她更急了,忙向评委们呶了一下嘴,示意他们最后赶紧说点什么,以便就此结束。

    五位评委凑在一起低语了几句,领头的评委代表大家对冯和说:“现在,评委们每人也要给你捐助一样东西,以表示我们的心意。”

    说好了不接受任何捐助,评委们这是要干什么?他们又要捐助他什么呢?冯和呆呆地站在那里,一动未动。

    这时,领头评委走上舞台,将一个小纸条递到冯和手里。

    冯和展开一看,纸条上是各位评委的姓名和联系电话。这正是他求之不得而又不好开口的。他如获至宝,拿着字条的手开始颤抖起来。

    领头的评委说:“无论你在筹备演唱会时遇到什么困难,都请及时联系我们。演唱会那天,我们几位一定亲赴现场,无偿为你的演唱会造势,为你们家乡的父老乡亲献歌,全力支持你办好演唱会!”

    随着经久不息的掌声响起,冯和已经泪流满面。他为自己今天的收获感到无比兴奋,更为村民们能有机会享受一次精彩的文化大餐而感到自豪!

    他将纸条紧紧贴在自己的胸口,一首《感恩的心》,唱得冬日的演播厅春意荡漾,群情振奋。

     

     

     

     

文章录入:lxz    责任编辑:李新洲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湘ICP备05013214号 岳阳市人大常委会 版权所有 地址:岳阳市岳阳大道8号  

    技术支持:岳阳市人大常委会信息科 电话:0730-8788699 邮编:414000 电子邮箱:yyrdxxk@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