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阳市人大网   
  您现在的位置: 岳阳人大网 > 文苑 > 文园 > 正文
父亲节里怀父亲
作者:严钦平    文章来源:华容县公安局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7/6/16    

  •     今天是父亲节,天下千千万万的儿女用不同的方式向父亲送上自己的祝福。而我,却只能在心里默默地怀念去年腊月离世的老父亲。

         父亲有姐弟五个,他是老小,因为家境不好,只读了半年书。八岁就开始放牛、做长工、打短工、挖藕、捞鱼虾,这样的日子一熬就是十多年。

        我家原住在对河的潘家公社荆湖堂大队。家里几次起火,几间茅草屋全被烧毁,加上倒垸,他就连家带口逃荒到了现在居住的石伏山燕窝屋场。

        我的父亲,一生很平凡,没有什么建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如果把父亲比喻为一本书,我认为他担任生产队长的二十年,是他人生中最为精彩的一章。他以一个农民的质朴和对责任的理解,尽心尽力做了他认为应该做的事。

        父亲在“大跃进”、 “四清运动”、“文化大革命”几个非常时段,担任生产队长。那时,队里劳力缺,他每天早早起床,迟迟睡觉。除了安排队里社员的工外,一个人要做几个人的事,重活、累活、难活、脏活带头干,如背扮桶,安装牛水车、人水车,耕田耙地,累得腰椎间盘突出。有时,痛得下不得床,起不了身,他总是咬紧牙齿去做。一天下午,因收割紧,午饭也没吃,他忍着腰疼,背着扮桶,豆大的汗珠从头流到脚,一步一步慢慢地走在田埂上。忽然一阵狂风刮来,连人带扮桶摔到了二米深的港子里,幸好一个看鸭子的师傅把他救起。

        “双抢”时的晚上,社员刚睡觉不久,他就去田里扯秧,蚂蟥咬得两腿血流不止,他草草抹了一把又继续干活,经常扯了亩把田的秧,天才麻麻亮,他再去敲钟喊社员出工。冬天里,带领社员修筑大堤,建水闸。记得他在洞庭湖边的月牙湖围垸时,冰天雪地,离家几十里,胆道蛔虫病发作,显些丢了命。二十多年间,他利用早、中、晚和节日时间,挖水井10多口,挖了蛤蟆堰的水井,又挖安里涧湖汊的水井,挖出清水让全队100多人都有好水吃。社员们说:“严家四爹真是个好队长!”

        他不但带头吃苦做事,还更多地为队里社员谋生计。田少了,找来铁牛开垦谢家山,种上红薯和玉米,贴补社员口粮。人工改造宗家嘴的山、蔡家嘴的湖,围垦安里涧湖汊,扩大面积栽上糯谷和茭白。开挖沟港渠道十多条,架设电线,安装抽水机,让社员拥有马达一响水到田间,电灯一开全队照明的生活。组织社员开垦燕窝山,栽上楠竹和杉树,几年后,荒山披上了绿装。挖平宗家山,建立养猪场,改善了生产队里的经济。

        任队长期间,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他常说:“当共产党员就是要吃苦,要带头,要为人民做好事。”

        父亲一生勤劳俭朴,对家庭、对儿女的那份爱永刻在我们的心里,任凭时间冲蚀仍历历在目。

        用电照明,他总是用最小的灯泡,还在两间屋中间的墙上挖一个洞,一个灯泡照亮两间屋。父亲很爱整洁,屋前屋后打扫得干干净净,屋内屋外收捡得整整齐齐。在那个贫穷的年代,他养育了我们姊妹五个,多么地不容易啊!

        大跃进时期,兴集体食堂,人平一天只有三两米,父亲经常把米饭让给儿女们吃,自己用野菜和红花籽草充饥,常吃得脸上发肿,口角流出青汁汁。

        为了我们能吃饱穿暖,父亲不分白天黑夜地劳作。白天在地里干活,晚上常常挑灯加工茅草把子,整理好菜园的萝卜白菜茄子辣椒豆角玉米,黑早担到集市上出售,换回几个零钱补贴家庭开支,供我们兄弟上学。一次,老二因没有钱交学费,被学校赶回家,父亲含泪整夜未眠。第二天天还未亮,他就穿上草鞋,挑了一担稻草到状元街造纸厂去卖,一百斤稻草只卖得一块钱,走到燕窝屋场时,不幸被毒蛇咬了。当时腿子肿得很粗,眼睛发黑,好几天不能动弹,幸好邻队张爹的妙方救了他的命。夏天,父亲为了省衣服常常光膀在地里干活,一季下来,晒得褪去几层皮。一件衣服“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是他的真实写照。后来,我们兄弟先后大专、大学、研究生毕业,都参加了工作,有的当了乡村教师,有的当了市里资深记者,有的当了大学教授,我当上了人民警察。这些都是父亲用他的脊梁为我们铺下的人生之路。我用“父爱如山”、“父情似海”来形容父亲的恩情一点也不夸张。

        他五十四岁时,我母亲在山上砍柴,因患脑溢血突然离开人世,当时最小的弟弟才读大学一年级。他怕连累儿女,一直不肯找个伴,自己做饭、洗衣、种菜,劳累奔波。

        父亲平时对我们要求很严。记得我小时候有一次做错了事,父亲非常生气,批评我时,我顶了几句。父亲要打我,我跑得快,没打上,父亲很痛心,就狠狠地跺脚。我们不争气,使父母是多么的痛心和伤感啊。他不愿将惩罚落在儿子身上,却把伤痛留给了自己。父亲的严厉和慈爱,儿子以后才明白,父亲啊,都是当时儿子太幼稚,让您老人家伤心了!

        父亲常对我们说的一些话,我至今记得。如:做人要胸怀宽阔,不能计较太多;让人家说话,天不得塌下来;吃饭吃个七分饱,做事做得十分好;不贪不占,好人一生平安。

        父亲是一个很聪明的人,只进了半年学堂,记忆力特好,特别爱看花鼓戏,一本花鼓戏能从头背到尾,许多道理都是从戏中学来的。也爱学习,读了很多书,像《三国》《水浒》《说唐》《说岳》等古书,都能从头讲到尾。他更爱下象棋,附近的张爹、黄爹、李爹、严爹都是他的棋友;有时为了一局棋的胜负,声音闹得很大。就在他的八十大寿那年,大孙子特从广东为他买了一幅上千元的豪华象棋,他喜得合不拢嘴。儿子还为他买了半导体收音机、彩色电视机。听书、看花鼓戏,这些伴着他一直到生命的最后的日子。

        父亲晚年得了肺心病、冠心病等多种疾病,一年要住上三次以上医院,用药不断,但每次生病时他都不愿住院、用药,生怕花了儿女的钱。去年腊月初四上午九点,刚走进八十一岁的父亲,本想到广州过春节去的,却因心脏病突发离开了人世,没有留下一句话,只把那博大的胸怀和对儿女们的深深的爱烙在了我们的心中。

        父亲,你走得太匆忙了,让我们做儿女的抱恨终天。你一生含辛茹苦,将我们养育成人,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你还没得多少回报就归天而去。父亲啊,你将一生的爱都给了我们,假若人间真有轮回,下辈子我还做你的儿子!

文章录入:岳阳人大网管理员    责任编辑:岳阳人大网管理员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湘ICP备05013214号 岳阳市人大常委会 版权所有 地址:岳阳市岳阳大道8号  

    技术支持:岳阳市人大常委会信息科 电话:0730-8788699 邮编:414000 电子邮箱:yyrdxxk@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