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界限》(小小说)
作者:刘浪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20/6/10 17:03:38  文章录入:lxz  责任编辑:李新洲

界限(小小说)
  
  傍晚,亮爹坐在院子里喝酒,见在乡林管站工作的小林回来,亮开嗓子对他说:“请一天假吧,帮爹弄一下树木。”
  “咋弄哩?”小林问。
  “树木成材了,锯掉了重新栽种。”亮爹边喝酒边说,“买主找好了,明天就来。”
  小林清楚,自家山上有十多亩杉树,爹经营八九年,如今已成材,可以处理了。但他觉得不能这么匆忙行事:“爹,怎么不早说呢?”
  “咋的?”亮爹看了小林一眼,落下脸,“难道还要先向你报告?”
  “爹不能这么说。”小林望着爹,“砍伐林木必须先办理‘采伐证’。没办证,不能随意砍伐。”
  “你给老子上教育课呀?”亮爹一听来了火,筷子朝桌上一戳,瞪起眼珠子说,“自家山地栽种的树木自己处理,还要办啥证?笑话!”
  见爹犟着来,小林急了,忙解释说:“无论是谁栽种的,砍伐必须经县林业主管部门批准。不然,就是违法啊!”
  “少来这一套,”亮爹借着酒劲,扯开嗓子嚷道,“不管批不批准,树我先砍伐了。”
  “不行,证没办好,不能砍伐。”小林丢下话,骑上摩托急匆匆走了。
  小林走后,亮爹心里并未平静。他琢磨着儿子的话,好像不是随便说说。如果明天不能砍伐,他又怎么好向买主交代?想着想着,他心里有些乱了。酒也喝得索然无味。
  正在这时,买主李老二推门进来。李老二是来落实明天砍伐的事。他五十出头,牛高马大,一脸横肉,专做木材生意,早就盯上了小林家的这一山树木。
  “亮爹,今天好心情啊,这酒喝得吱溜儿的,多开心呀!”李老二笑着对亮爹说,“总不能一个人乐吧?”
  “啊,来得正好。我们先喝两杯吧,还有事要给你说呢!”亮爹忙起身拿来酒杯和碗筷,将李老二拉上了桌。
  喝酒间,亮爹把小林刚才的话如数倒了出来。
  李老二一听呵呵大笑,说:“别听你儿子的。如今,田地山林都分到了个人,经营自主,买卖自由。政府连粮食都不管了,又还有谁管你家树木的事?”
  “那也是。”亮爹附和着说。
  李老二喝了一口酒,又说:“现在的政府官员呀,满脑子都是问号。要你儿子拿主意,十天半月定不了调。谁能拖得起呢?”
  亮爹也喝了一口酒,点了点头。
  喝过第三杯,李老二将起了亮爹的军:“要不是还有另外两家的树木也求我帮助运出去,我还懒得管你们家的事哩!我也不是吃饱了撑得慌。你自己拿主意吧!”
  见李老二把话说到这份上,亮爹不能不表态了。他和李老二碰了一下杯说:“还是按我俩前天说的办,你明天派人来吧。我的事我做主。”
  第二天上午,李老二一行七八个人,开着大卡车,带着伐木工具如约进了山。
  来到林地,亮爹想起还是应该给儿子打电话,告知一声。他要通了小林的电话:“买主一行人已经进山,你没时间来就算了。”
  “再等等,我在县林业局。”小林央求爹说,“爹,别扒蛮呢。你要是扒蛮,叫儿子以后怎么工作?”
  亮爹愣了愣,终于冷静下来。他当时只想要儿子帮忙做事,竟忘了这事和儿子的工作直接相关。难怪儿子一次次要他等的。影响儿子工作的事,他不会干。于是,他转身对李老二说:“还是等一下吧,小林说这事急不得。”
  李老二不耐烦了,耸耸肩说:“那就算了,我可没时间跟你耗。再另找买主吧!”
  说着,他转身一步跨进驾驶室,启动了车子。
  亮爹急了。如果李老二真的走了,再要去找买主也很麻烦,时间会拖得更久。他忙走过去,给李老二递烟,求他务必再等等。
  两人刚燃起烟,没扯上几句,小林的电话来了:“爹,现在可以放心砍伐了。”
  “刚才还说违法,”亮爹没回过神来,问,“一支烟功夫不到,就不违法了?”
  “刚才违法,现在不违法了。”电话那头,小林拿着刚办好的“采伐证”,笑呵呵地说着。
  亮爹明白了意思,回了一句:“混小子,还和爹绕呢!真没出息。”然后嘿嘿笑着,对李老二一行大声吆喝:“动工!”
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